松桃法苗族法醫易天明與同事在案發現場(左2)。松桃法苗族法醫易天明左手掌骨骨折後出勘屍體現場照片(前1)。
  中新網銅仁5月13日電 題:貴州松桃法苗族法醫易天明:驗屍辯跡屢破疑案
  記者 張偉
  他,是一個普通的警察,熟悉的人說不穿警服他只是一個鄉村農民;
  他,是一個愧對妻兒的“壞人”,妻子的離世成為他心中永遠最大的痛楚;
  他,是一個“真漢子”,在法醫的崗位上工作14年據理力爭讓真正的嫌犯受到法律的嚴懲;
  他,叫易天明,一個43歲的苗族漢子,2013年11月被評為全省貴人善行之“最美勞動者”。
  對於易天明,現任銅仁市公安局治安支隊支隊長的龍靖最有發言權:“這是一個真漢子,愛崗敬業、無私奉獻、清正廉潔、勤於思考的好戰友。”
  1997年,在桃松縣中醫院工作的易天明受邀到縣公安局刑警隊兼任法醫一職。
  或許很多人無法理解,醫生的待遇要好於警察,但為何“愚蠢”的易天明卻毅然決然的選擇成為一名警察。或許這句“只因為他從心底就里喜歡當警察”是最好的原因。
  2000年3月,正式參加公安工作的易天明,一干就是14年,一直以來,他都是以飽滿的熱情對待自己熱愛的事業,他刻苦鑽研、任勞任怨,案子再多再難也從不叫一聲苦、喊一聲累、說一個難。松桃縣幾乎所有命案現場及其他屍體現場都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跡和辛勞的汗水。他因工作業績突出,先後多次被評為松桃縣公安“先進個人”、“優秀共產黨員”,2005年被貴州省公安廳授予“全省優秀人民警察”榮譽稱號,2013年11月被評為貴州省貴人善行之“最美勞動者”。
  忠於職守獲譽“刀仙”
  作為一名法醫,易天明時刻堅持用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嚴謹、細緻、盡職盡責,不忘身上所擔負的責任,始終保持艱苦奮鬥的工作作風。2008年初,50年難遇的罕見冰雪凝凍襲擊松桃苗鄉大地,易天明積极參加到抗凝救災中,由於過度勞累和長期超負荷工作,他不幸摔倒在厚厚的凝凍路面上,造成左手第三掌骨完全性骨折。
  可傷後第三天,松桃縣世昌鄉一冰雪覆蓋達10多公分的山坡上發現一具屍體。易天明獲悉情況後,不加思索,主動請纓,用繃帶包裹好受傷的左手,毅然冒著風雪顛簸在冰雪覆蓋的山路上,一步一步踏著進山的小道趕往屍體現場。
  當他用“僅有”的一支右手拿起解剖刀,仔細認真地勘驗屍體時,同事們都親切地稱他為“獨臂刀王--一刀仙”。
  抗擊雪凝災害結束後,上級部門要求統計抗凝過程中受傷達輕傷以上的人員,以進行獎勵。當政工部門找到易天明時,他一口回絕說:“我的傷不值一提,只是受點輕微傷而已,不用統計了。”
  2011年,被評為松桃縣“優秀共產黨員”的人員到外地參觀考察,他被列為其中一員,在要出發的前一天,他毫不猶豫地放棄了這次外出考察的機會,利用難得的休假時間辦理手裡未完成的案件。
  龍靖告訴記者:“而這隻是他的一個縮影。”
  心系群眾愧對妻兒
  “總把最累的活往身上自己扛,我真覺得對不起他,一路風雨走過,他是我出生入死的好戰友。”談及易天明,龍靖充滿愧疚。
  因為,他作出了太多的個人和家庭犧牲。2008年7月9日,這是易天明永遠難以忘懷的日子,也是令他最痛心的一天。
  那天他與同事一起在本縣正大鄉出勘一命案現場,為了儘快破案,忙於屍檢的他顧不上接聽家中突發疾病妻子打來的電話,一直堅持到深夜一點過鐘,直到凌晨2點半,他才急匆匆回到家將發400C高燒的妻子送到醫院。
  但經過醫院數天的全力救治,妻子的病情仍得不到控制,高溫持續不下,當轉院至上級醫院,才得知妻子患的是“病毒性瀰漫性腦膜腦炎”,且已到了無法輓救的地步!
  10天后,妻子終因治療無效,帶著對易天明和4歲兒子的牽掛以及對家人的不舍離開了人世,這是這個苗族漢子心中永遠的痛。
  為了工作,他將4歲的兒子甩給80多歲的老母親看管和照顧。
  恪盡職守奉獻為先
  法醫工作是一項枯燥又高度細緻的特殊工種,是一項頻繁與屍體接觸而一般人卻不理解、不願為、不敢為或不屑為的職業。
  然而,易天明在這一工作領域里一干就是14年,從未懈怠。面對各式各樣讓人望而卻步的屍體,他毫不畏懼,從容面對,解除一個又一個迷惑,從屍體上捕獲一條又一條線索,破獲一件又一件重特大案件,做出了令同行矚目的成績。
  2010年12月7日,該縣木樹鄉滿高村發生一起殺人焚屍案,死者系滿高村三組婦女麻某。案發後,周圍數個村寨群眾膽戰心驚、惶惶不安。易天明受命火速趕赴現場,憑藉多年的法醫工作經驗,在拋棄到現場一隻舊手套上尋找到了破案的線索,即嫌疑人留下的“精斑”,通過DNA檢驗確定了DNA分型,然後他又不辭辛勞迅速採集案發現場的線索送檢,篩選出了嫌疑人石某與手套上的精斑類似,最終通過“DNA”比對,成功將犯罪嫌疑人石某繩之以法。
  2011年11月27日,松桃縣平頭鄉岑字村14組13歲女孩田某被殺死在家中。案發後,易天明與同事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通過對現場與屍體周圍血跡形態不一的呈點滴狀血跡作出準確分析判斷,易天明斷定現場滴狀血跡應為嫌疑人受傷所留。經提取血樣經DNA檢驗,確定為一男性血跡,隨後通過DNA鑒定,將該案成功告破。
  2013年9月9日10時許,松桃縣盤信鎮盤信村龍塘坪組村民龍正秀被人發現“吊死”在自己的房間里。從初步勘驗的現場表象情況看,現場位於死者自己的卧室內,單憑上吊的高度,死者站立時的高度完全可以完成上吊自殺的可能,應不構成殺人案件。
  可易天明卻憑藉多年的法醫經驗和屍檢結果分析,死者龍正秀如是上吊自殺,其頸部索溝對應皮下軟組織應存在明顯的生活反應,但反而只是比較輕微的存在,說明死者已先被人捂住口鼻致頻死狀態後人為的製造上吊自殺的假象,已構成殺人案件。而這不光明確了案件性質,也給案件指明瞭偵查方向,數天后案件成功告破。
  2013年11月11日,松桃縣孟溪鎮孟溪村大十字組村民覃某被髮現死在孟溪鎮孟溪貨車站華寓地產13號在建樓一門面位置。從屍表看,死者多部位出現損傷,特別是頸部皮膚出現多處損傷,象被人掐頸致死,是一起故意殺人案件。
  易天明卻憑著他十多年的法醫經驗,通過屍檢分析認為,死者全身多部位損傷均非致命性損傷,而小腦腦橋部位存有凝血快,應系因腦橋出血引起的死亡,其覃某的死亡不構成案件,最後經醫學鑒定,證明瞭他這一准確推斷,從而給疑是嫌疑人還了一個公道。
  而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每當有人問及其為何這麼拼命時,易天明同說:“法醫工作是一項十分辛勞而特殊的工作,長年累月近距離接觸、翻檢屍體,是人都有噁心的感覺。但是,我選擇了這項職業,我會無怨無悔踏踏實實地走下去!能替死者昭雪、令凶手伏法,我很欣慰。為了一方的安寧,我願將這一生永遠奉獻給這光榮而高尚的法醫職業……”(完)  (原標題:貴州松桃法苗族法醫易天明:驗屍辯跡 屢破疑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ueybnibcm 的頭像
gaueybnibcm

碧咸

gaueybnibc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